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凌云最新新闻 >   正文

《叛逆者》:凸显信奉的高尚与悲壮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21-07-20访问次数:

  《叛逆者》:凸显信仰的崇高与悲壮

  胡祥

  近日,热播谍战剧《叛逆者》收官,这部剧自开播以来收视率一直金榜题名,且播种不错口碑。在近年来谍战剧每每扑街的情形下,为何这部剧能怀才不遇,引发烧议?要害在于它在剧作上回归谍战剧类型化的创作法则。它的剧情构造、时代背景、人物关系皆在传统谍战剧的框架法令之内,甚至某些局部会让人感到眼熟,但是它以兢兢业业的艺术立场、对理想信仰细腻入微的描摹、对谍战剧中典范人物的反类型立异,编写了创作成功的密码。

  翻新视角,拍出了理想信仰的高尚感

  谍战剧是国产电视剧中一种比较成熟的类型,它实质上是一种主旋律电视剧,是对历史逻辑的论述。不管情节如何设计,不论手法如何创新,它重要的任务是完成主题叙事,即讲清晰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克服对手,率领人民博得最后成功。而谍战剧中那些忠贞不屈、机智坚强的特工就是承载这种主题叙事的最好艺术形象,通过他们忍无可忍甚至甘于牺牲生命、坚守理想信仰的过程,再现那段波诡云谲的历史岁月,完成对主流价值的叙述与表白。

  《叛逆者》以“叛逆”为名,实际上有两重含意:第一层是以男主角林楠笙、顾慎言为代表的原国民党营垒者,转投共产主义信仰;第二层是以陈默群、王世安为代表的国民党既得好处者对国度对国民的背叛。这两种“叛逆”,一个奔向光亮将来,一个坠入黑暗深渊,实际上也是对当时历史发展趋势的一种隐喻。从叙事手段上来说,开始时主角是国民党的视角并不新颖,《潜伏》中的余则成、《隐秘而巨大》中的顾耀东都是这样的典型。《叛逆者》选取公民党复兴社年青干部林楠笙作为主角,第一次从年轻精英的成长视角来折射国民党统治者由背离到猖狂到覆灭的全过程,这是一种创新。同时,作品还通过新老邮差身份的更迭,深入展示了在那个年代共产党人九死不悔的崇高信仰。

  剧中的老邮差是潜伏在敌人心脏??复兴社特务处上海站的顾慎言,他作为黄埔军校毕业生,在大革命时期也曾抛头颅洒热血,为了打倒军阀实现国家同一而加入北伐。他当过国民党大员何应钦的侍卫长,按理说以这样的资格和才能应当在国民党内前程无穷,他的同窗陈默群就已经成为少将级别的站长。但是他却抉择了共产党??名义上他是与世无争的档案室主任,实际上却是屡次施展重要作用的我党优良特工。戏骨王志文的传神演绎,将他的机灵沉着、胆大心细描绘得栩栩如生。他从剧集一开始就面临陈默群的猜忌,后来因为电台事件引发裸露危机,为了麻木在延安的五个国民党特工,也为了全部上海情报网的保险,邮差决议暴露本人??他逃出监狱和林楠笙会晤,完成了新老邮差的交接,不少网友表现这一幕“无比泪目”。邮差,象征着一种舍生忘死、敢当重任、前仆后继的革命信仰。林楠笙在后续的剧情中,承当了比顾慎言更为艰巨的心理重压,成为货真价实的邮差,也完成了自己精力上的涅?。比拟于其余同类型的作品,《叛逆者》对这种信仰的转变,描述得更加过细入微,让人佩服,也更加凸显信仰的崇高与悲壮。

  尊重艺术规律,拍出谍战剧的悬念感

  谍战剧是一种特别的类型,同时兼具主旋律和贸易化双重属性,一方面,它最重要的任务是讲清楚历史的取舍,说明正义一定战胜邪恶;另一方面,其最核心的部门??国共双方特工斗智斗勇所带来的悬念感、缓和感,又异常合适商业化视觉呈现。目前来看,大部分谍战剧可能较好完成主题叙事,但是在悬念叙事上却存在问题??没有谍战剧应有的激烈冲突、悬念丛生,因为它们没有尊敬这一类型的创作规律,主题先行,艺术手法僵硬刻板,这也是不少谍战剧创作呈现雷剧、神剧的基本起因。而《叛逆者》则在悬念叙事上完成得较为杰出,主要体当初以下两方面。

  首先是在戏剧结构上充斥张力。《叛逆者》表现了盘根错节的各方权势:有早期的中兴社及由其演化而来的军统,有以渔夫为中心的共产党地下情报网,还有日本特务、青年先进学生……时光逾越第二次海内革命战斗、抗日战役、解放战争,叙事空间包含上海、南京、重庆、香港,基础把谍战剧最经典的时空元素都点出来了,合乎历史背景,也契合观众的心理预期。这种庞杂的人物关系和一直调换的时空背景,加强了戏剧摩擦的矛盾点,为后续精彩纷呈的多方势力斗智斗勇供给了坚实的艺术舞台。

  其次,人物关联的抵触也是主要的戏剧抵触点。比方主角林楠笙,当初被振兴社特务处上海区站长陈默群带到上海成为一名特工,两人亦师亦友,林楠笙仍是陈默群重点培育对象,但是随着剧情发展,两人却因为信奉不同而破裂。林楠笙本对女主角朱怡贞有好感,但是朱怡贞却是信奉共产主义的提高学生,林楠笙受陈默群之命成心濒临她并出售她,成为全剧另一大重要矛盾矛盾点,两人的恩怨情仇连续到剧集结尾。而剧中还表现了国共两党从反抗到配合再到抗衡的进程??抗战时代,面对日本派到中国偷绘海岸线的特务,国共双方暂停对抗,上海站谋划了革除日本特务的交通事变。在刺杀沾满鲜血的刽子手??日本陆军少将上村净时,林楠笙和朱怡贞首度联手。而上海站内部也由于始终抓不到埋伏的邮差内斗剧烈。这种多线索多派别的叙事方法,让每个人牵一发而动全身,而每个人的幻想信奉都在不停地改变,拍出了谍战剧应有的悬念感和命运的无常感。

  攻破窠臼,塑造富有新意的人物形象

  电视剧说到底是写人的艺术,谍战剧的灵魂就在于一个个深刻人心的角色,比如《潜伏》中的余则成、《鹞子》中的郑耀先、《拂晓之前》里的刘新杰。相比于其他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的主旋律电视剧,谍战剧的上风是在人物塑造上可以更加机动,存在更大的设想空间与塑造空间。《叛逆者》中的人物塑造,不仅正面角色写出了新意,就连反派角色也让人印象深刻,还因而屡屡上了热搜,可见其在人物塑造上的别具匠心。

  除了上述的林楠笙、顾慎言,剧中还有个人物值得好好剖析??舞场交际花蓝心洁,这是谍战剧人物画廊中一个全新的布衣形象。她本是动荡时代中精于合计、力求自保的君子物,最开始是为了金钱参加林楠笙的举动,然而跟着局势的发展,她的思维开端产生变更。抗战中她嫁给了军人,后来丈夫在南京捍卫战中牺牲,她成为义士遗孀。在陪都重庆从新碰到林楠笙时,恰逢两人在大街上遭受日军空袭,被迫躲进防空泛。作品以写实主义伎俩表示出当时江山粉碎、民不聊生的惨状,她的独子在大巷上被部队乱枪打逝世,她身上的民族意识开始觉悟,爱国热忱被点燃,也为她在剧集结尾能扛着狙击枪、在楼顶履行林楠笙委托的任务埋下伏笔。当她实现义务后可怜被间谍发明,固然十分惧怕,仍断然拉响手雷自我就义,这是谍战剧中少见的巾帼好汉形象。作品首次浮现了一个一般女性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流离失所的人生,让谍战剧有了家庭生涯的烟火气;在时期跟运气的残暴事实里,让作品有了历史的厚度和批评的力度。蓝心洁这个人物,必将在谍战剧人物形象谱系中留下壮丽的一笔。

  作品中的反派人物塑造也别树一帜,让人印象深刻。他们不再是传统谍战剧中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也不是一直被耍的“笨熊”,而是更加年轻化、假装化、复杂化,具备赫然的性格特点。比如“拽王”陈默群的出场,无论是言行、穿着都非常时尚、精悍,他还一手挖掘包装了林楠笙,观众在开始时并不会对他有什么特殊的坏印象,但是随着故事的推动,逐步露出出他的冷血、多疑、残酷。比如他第一次带林楠笙观看审判拷打一个少年革命者的那种凶残,比如他像狐狸一样忽然涌现在邮差顾慎言家中的阴冷,他还在我党安插一个特工孟安南,最后简直给整个上海地下党组织带来灭顶之灾,可见其人之毒辣。另一个重要反派王世安的塑造也鞭辟入里。他出场时,是以一个受气包副站长的形象出现,观众看到的只是他身上的功利、虚荣,但是在后续的剧情中,他贪心、残暴、虚假的性情全体暴露,为了站长的地位,不惜出卖上级陈默群,最后甚至亲手开枪击毙了陈默群。在结尾,他提前运往台湾的财产,连十辆卡车都装不下……这两个人物的塑造冲破了原有的国民党特务形象,做到了出新出彩。

  总体上来看,《叛逆者》是近期谍战电视剧中制造比较扎实的一部,尤其是主要人物的塑造比拟出彩,戏剧张力十足,让人有追剧能源。但也有不足之处??始终让人感到缺了口吻。主要是因为三方面的问题:第一是逻辑方面的问题,好比陈默群部署林楠笙靠近朱怡贞就不太公道,因为很轻易被识破;第二是剧作上有些头重脚轻,结尾太匆促,有些细节不交代明白;第三是女主角塑造得不太胜利,人物扁平,缺乏起伏。这些问题实际上也是当下谍战剧的通病,如能在戏剧上再谨严、紧凑些,出现后果或将更加实在、出色。 【编纂:朱延静】


Copyright 2017-2025 http://www.jiatutm.com All Rights Reserved.